黄色丝瓜视频app下载网手机版

..co,最快更新八零甜妻萌宝宝最新章节!

陆驰骁好气又好笑:这小子是瞅准一切机会下水玩啊。真怀疑他前世是不是条鲤鱼?

不放心的陆大佬,也跟着“扑通”跃入水里,追着不省心的儿子潜入湖里。

船上的人懵了。

夏明辉更是吓得不轻:“快让他们上来呀!这里的水位真的很深,不是开玩笑的。”

“快上来!”已经爬回船上的傅总,顾不得湿淋淋的衣服,放声朝湖里喊,“骁哥!小昱!快上来!别找劳什子墨镜了!不就几百块钱么,哪有小命重要!快上来——”

庄毅不放心,脱了衣服也想下水,被王友志死死拽住:“小子逞什么能!给我老老实实坐船上,别动。”

“对对!小毅坐着,不许下水,这湖水太冷了,我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,要是下水,指定抽筋。看我心跳多快,别害傅叔叔紧张得嗝屁啊!”傅总绞着脱下来的湿衣服说道,“想帮忙,就喊他们上来,别找墨镜了。我也是多嘴,说什么这玩意贵啊。”说着,打了自己一下嘴巴。

众人双手握拳呈喇叭状,朝着水面齐声高喊:“骁哥、小昱,别找了,快上来——”

呼唤声隐约传到岸边。

“那边怎么了?”

正聊天的大伙儿翘首张望。

白裙萌妹邀你一起去乡下度假

“是骁哥他们的船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事了?咦?他们在干啥?是谁掉湖里了吗?”

“不会吧?”

大家都站了起来,担心地看着船只方向。

离得有些远,这边喊,那边大概也听不太清。

“要不我游过去看看?”李韬说。

“别,这湖很深,下面的水很凉,万一抽筋了不是闹着玩的。我小时候就差点溺水过。”抱着闺女的邓志杰制止他,“我试试能不能再借条船过来。”

正好,有条大渔船靠拢过来,邓志杰把闺女塞到夏明丽怀里,自己跑过去,没一会儿,朝这边挥挥手,喊道:“老乡答应借我们船,我们划过去看看。”

除了陆战锋和畏水的梁大少以外,其他男同胞都跑到岸边准备等船靠岸就上去,湖那边传来一阵欢呼。

大伙儿扭头一看:咦,船上除了摇撸的夏明辉,好像又变回七个人了,掉水里的救上来了?这就好这就好!

那厢,陆驰骁托着儿子先回到船上,自己双手撑着船舷,也上了船。

“没事吧?们父子俩。”王友志手里有条毛巾,原是给儿子擦汗,递过来给小包子擦头发。身上因为穿着潜水服,换下来身体依然是干的。

“这潜水服质量不错啊!哪儿买的?赶明我也去买一件。”王友志顺嘴说了句,“快,阿骁也擦擦身体,别感冒了。”

陆驰骁抽搐了一下嘴角,没接他的话。接过毛巾,瞥了眼垂着脑袋、自知理亏、一声不吭的儿子。

小包子抬着眼角也在偷瞄他爹。

爷俩目光相撞,小包子迅速又垂下头去。

“我错了!”他耷拉着肩膀,弱弱地说。

“错哪儿了?”陆驰骁淡淡地问。

小包子扁扁嘴说:“不应该下水。可我不是下去玩啊,我是帮傅叔叔捡墨镜……”

傅总:“……”总觉得自己成了个锅盖。下回再不嘴欠了。

“墨镜呢?找到了吗?”

小包子撇撇嘴:“没有,还没来得及找就被逮回来了。”

陆大佬一针见血:“是没来得及玩吧?”

“……”

小包子气呼呼地瞪他爹:“才没有!我是真的想帮傅叔叔找墨镜!才不是玩!”

“好了好了,没事就好,我们先靠岸,赶紧回车上换衣服去,其他等会儿再说也不迟。”王友志赶忙打圆场。

父子俩一上船,他就让夏明辉掉头回去了。

这会儿已经离岸不远。

岸上的人都站在湖边迎他们。

还没靠拢,就见梁大少急吼吼地问:“怎么了怎么了?谁掉湖里了?我说坐船钓鱼很危险的吧?船一晃一晃的,人都要晕了,哪还有心情钓鱼……”

“少说两句吧!一看就知道是骁哥落水了,不知道缘由别瞎吐槽。”许纷纷拿手肘撞他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陆夫人去房车拿水果,走一半听到有人掉湖里了,连忙折回来。

担心地要命,就怕是哪个孩子掉水里了,如果真是儿子还好些,皮糙肉厚的经摔。

“我的错我的错!”傅总站出来解释,“都怪我不正经,钓个鱼还耍酷,结果不小心掉水里了……”

“掉水里了?”林玉娟诧异地问,“可骁哥怎么也浑身湿漉漉的呀?”

“哎哎媳妇听我说完嘛!我掉水里了,人没事,但墨镜沉下去了,小昱就主动下水帮我找墨镜,骁哥不放心,也跟着下去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大伙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林玉娟重重拧了男人一把:“个罪魁祸首!还不赶紧负荆请罪去!”

多大的人了,连孩子都知道在船上坐着要注意安,他倒好,还耍酷……

好在骁哥家的宝贝儿子没事,要不然,看她不揍他!

徐随珠无奈又好气地点点儿子的脑门:“想玩水吧?”

“嘿嘿……”小包子搂住她的腰,蹭了蹭,“我想潜水,爸不让。”

“傅叔叔的墨镜不是故意扔下去的吧?”

别怪她怀疑自个亲儿子,而是这小子有过前嫌。去年有一次下大雨,为了能去水洼田踩水玩,故意把他爷爷健身的哑铃放到后门,因为有个坡度,一下就滚了出去,还滚得老远。这小子很积极地跑出去捡,顺势踩了好几个水洼田,回来时弄得满身泥浆。

“没有没有,这次真没有!”小包子忙不迭摇头,“真是傅叔叔自己掉的。”

“那就好,不然的零花钱要扣光光了!”

“妈妈,可是爸爸还在生我气。”

“那好好认错呀!”

“我认错了,他还是不理我。”小包子嘟嘟嘴,随即眼珠子滴溜一转,扯着徐随珠的衣摆摇来晃去地撒娇,“妈妈,去哄哄爸爸呗。奶奶说了,爸爸生气了,除了谁哄都没用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可真是亲儿子!

“我告诉啊,再大几岁,这招不管用了!”

也就是说现在还管用。

小包子嘻嘻一笑,把哄爹的艰巨任务交给了他娘,跟着爷奶换下潜水服,没心没肺地招呼小伙伴们玩去了。

小猕猴蹦了几下,跳上了他的肩。

徐随珠隐约听到儿子在对着一只猴子吐槽:“小毛啊!爹以前管管得严吗?我爹好严啊!这也不让那也不让,好烦呢!”

“……”

很想提醒他:爹就在不远处的房车上,再大声点以他的耳力绝对听得到。